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 长沙新闻网 > 清华教授:外来人口落户北京可考试审核
清华教授:外来人口落户北京可考试审核
http://news.changsha.cn | 2013-10-21 12:27:45 星辰在线 | 复制链接
订湘江手机报,大事趣事绝不漏掉。编辑短信XJ,移动用户发送至10086,联通、电信用户发送至1062892211,3元/月。

  原标题[清华教授提议:外来人口想要落户北京可考试审核]

  清华教授:“北京是全国人民的,但不是全国人民都来居住、工作的地方”

  何谓城镇化?数以亿计的人口,正在经历一场遍及神州大地的流转。

  毋庸置疑,在这场流转之中,掺杂着无序、缺乏管理等诸多问题——北京人口总量已突破原规划中2020年人口目标——这也许仅仅是问题的一个面相。

  在城镇化当中,我们忽略了什么问题?“城市农村化”现象是否会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?又应如何“去农村化”?带着这些问题,本报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、城市规划专家文国玮。

  “提高城市居民素质,是城镇化的最难点”

  记者:城镇化是我国发展的一个大趋势,您认为城镇化的目标应该是什么?

  文国玮:新型城镇化应该是高质量的城镇化,要追求五个目标。第一是要有好的经济效益,没有高质量的经济生产力,城镇化无法发展。第二是要追求优良的城市环境,就是我们常说的绿色、生态、环保。第三是要有完善的城市服务功能。包括完善的基础设施、完善的城市管理和人性化的社会服务。

  在目前城镇化的过程中,我们比较关注这前三个目标,但忽视了另外两个重要的目标:

  第四个目标是要追求更高的城市居民素质,不能大量的人进到城市里来,城市居民的素质反而下降了。城市居民素质包括文化科技水平、社会道德风尚和法律知识以及居民的思维方式、生活方式、城市意识和行为准则。

  随着现代化进程,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,要达到作为一个“城市人”所应该具备的“城市居民的素质”,就需要进行教育。“进城”需要有一定的科技和文化基础水平,如果你一字不识,或者对新科技没有一个基础的了解,到了城市里很多设施都不会用,就会需要很多人为你服务,这肯定是不行的。同时,城镇居民应该拥有基本的道德风尚和法律意识。也就是说,城市的人需要遵守城市的行为准则,恰恰这个问题,在城镇化进程中是最难做到的。

  第五个目标是要追求城市区域内的城乡发展的平衡协调。在这个平衡协调的过程中,在农村可以形成一个反吸引力,吸引一部分人留在农村。这一点,现在我们也远远没有做到。

  记者:为何说提高城市居民素质是城镇化最难的一环?

  文国玮:由于生产方式和生活习惯的影响,以往传统农村人的意识是一种个体意识,而城市人需要社会意识。在农村人向城镇转移的过程中,如果这种意识不转变,就会带来很多不适应城市的行为举动,给城市、给自己带来很多问题。

  城镇化是双向的。我们目前更强调的是单向的城镇化,这种单向的城镇化中,又特别强调人口城镇化。似乎把农村户口转成了城市户口,就是城镇化了,这种观念是错误的。

  城镇化不但要将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人口从农村引进来,还要将他们变成城市人。

  计划经济时代曾经有一轮城镇化的过程,城市经济发展需要的劳动力,是有计划地从农村选拔优秀的青年,到城市进行文化、技术培训,合格后上岗,逐渐转变为城市人。可现在,一个农村人只要有个落脚点,甚至还没有落脚点,都可以往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跑。而我们的城市管理缺失,对这种流动方式缺乏管理。导致需要到城市来,能够到城市来的人,未必真的能到城市里来;那些不需要来,还没有能力来的人,反而来了一大堆。这样就造成了现状无序的人口流动。

  目前城镇化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,正是由于对城镇化的这些深层次问题的理解太肤浅。

  “防止城市农村化 政府部门要尽快作为”

  记者:城镇人口的素质没有得到有效提升,是否成为“城市农村化”的原因?

  文国玮:有管理的城镇化和没有管理的城镇化,差别很大。有管理的城镇化,会让城市健康地发展,没有管理的城镇化,就会在城市出现城市农村化的现象。

  我们过于将着眼点放在人口的城镇化上,发现问题了,就觉得是人口管理的问题,解决问题,就是让派出所、居委会去管一管,这种思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

  如果农村人进入城市后,其素质没有相应的提高,意识没有相应的改变,仍旧坚守原来的行为方式和习惯,就会慢慢转变为“没人管,不服管,管不了”的社会现象,进而造成我们的城市里有很多没有管理、没有组织的工作,比如说贴小广告的、无照的小摊贩、游击的小工,非正规的洗车停车点,黑工厂、黑商户:造成很多非城市文明的行为举止,如翻栏杆、中国式过马路、随地大小便、赤膊行走、乱拥乱挤等。

  出现这么多非正当职业的流动人口,就会出现一个问题,他们住哪?许多人就会寻求就近居住,所有出现这些人的地方,就会出现流动人口的居住问题。如市区里平房的违章建筑、楼房里的蚁族、群租。从而导致一系列脏乱差的现象,违章建筑丛生、垃圾成堆、脏水乱流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普遍存在。

  接下来就是社会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的问题。北京各大医院现在都成为全国人民的医院,外地患者大大多于本地患者。其中很大一部分医疗的资源,都被流动人口占据,从而也带来很多诸如挂号难、医疗乱象、医患矛盾等问题。

  记者: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,在城镇化进程中,城市应该更包容。

  文国玮:要解决这个问题,并不是说把外地人都轰出去。

  有一种说法叫做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,不能不让人来。但是我们要思考,一个人到了城市,他并不是随随便便就来的,应该寻找一个科学的途径。比如你来北京是干什么,如果是工作,那么就要考虑有没有工作给你?你有没有符合城市需求的工作能力?如果没有工作你硬要来,不就成为盲流了?北京是全国人民的,但不是全国人民都来居住、工作的地方,这要分清一个界限,不能任由人口无限制地涌入城市。

  再说到市民的待遇,如果一个外地人留在北京,有稳定的工作,对北京的建设作出贡献,那么享受北京市民的待遇是应该的,但是不是随便来个人就给予市民待遇?这显然是不现实的。

  谁应该为此负责呢?当然是政府部门。我们应该意识到城市农村化不符合新型城镇化的要求,要尽快防止农村化现象的进一步发展。

  “外来人口想要取得北京户口,可以考试审核”

  记者:如何才能构建一个科学的途径?

  文国玮:这个方法有很多,比如说外来人口想要取得北京户口,可以考虑进行考试审核。这个考试分为几项,包括文化程度的考试、法律知识的考试、工作能力的考核等等。来北京工作,也可以参照国际经验,要有“工作许可制度”,没有工作许可就是“非法打工”,就要处理。

  大学毕业生可以视同文化程度合格;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就意味着工作能力合格。同时作为城市市民,一些基本的法律法规常识必须了解。这一系列的考核,不是说仅仅由公安局来衡量你有没有资格得到户口,应该由专门机构认证。

  已经有北京户口的人,同样存在再教育的问题。这包括学校的教育、单位的教育、执法的教育,还有媒体的引导作用,要持之以恒,让城市人拥有城市人应有的素质。

  即便如此,还是会有一批人,没有进入管理范畴,那这部分就要严格地管理。造成农村化现象的人,例如一些没有相应素质的人,我们要将他请出去,对于已经形成的恶劣居住环境的现象,要逐步清理,恢复城市应该有的秩序。当然不能粗暴地把人轰走,要根据情况疏散到其他地方。必要时也可以由政府出面,盖一些临时住房,解决他们暂时的居住问题。

  记者:“去农村化”势必带来一个问题,就是城市人的生活成本也要提高,小商贩的市场需求是客观存在的。

  文国玮:这还是意识的问题,其实大家都明白,无照商贩的商品质量很差。就比如你在地摊上吃饭,地沟油问题、添加剂问题,吃到嘴里全是不安全的食品,消费这些食品的,许多也是外来流动人口,这种低档次、影响健康的消费,我们的政策难道应该鼓励吗?

  考虑到生活成本的问题,那我们城市中心,有一定历史文化传统的地区,完全可以发展以百年老店为主的商业网点。这里说的百年老店,并不意味着价格就可以无限制地提高。比如护国寺小吃这样的店面,价格便宜,质量有所保障,这完全可以做得到,而且政府还可以在资金上予以支持。只要管理到位,改变唯利是图的经营方式,这种店面的成本可以比无照商贩还低,将无照商贩的市场挤掉。

  反过来说,我们目前一些正规老字号的发展思路是有问题的,一个包子卖八九块钱,大大超过成本。如果形成这样的经营方式,那么必然造成很多人要买低档的、便宜的,给了无照摊贩机会。

  此外,政府也应制订政策,引导企业解决相关问题。我认识一个朋友,在海口搞一个设计院,二十人左右的公司。每天自己做饭,一个锅一个灶,全都解决了,成本也不高,还很卫生。职工的吃饭问题解决了,无形中挤了无照商贩的市场,客观上有利于农村化现象的消退。

  记者:除了吃的问题,还有住的问题。

  文国玮:有正常工作的外来人口,其居住也未必非要靠大杂院、群租房解决,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非要群居在一间房里呢?我们能不能把廉租房提供给这些人?甚至可以建一些集体宿舍、单身公寓,就能解决这个问题。还可以鼓励企业自建一些集体宿舍,如办公楼加盖轻钢结构宿舍房,供员工居住。

  这些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的,但有关部门迟迟不去办,我不由得想,是不是问题太小了?有关部门没有动力去管理?

  再比如我们说的就医问题,不是说把外地人都轰出去就解决了。我们为什么不能让北上广的医疗资源辐射到地方上去?可不可以要求北上广的医生三年内要有一年去地方诊疗,帮助提高地方的医疗水平?我想这样做可能会缓解外地人过多地来京就医的问题。但我们还是得问,谁应该管这个问题?

(稿源:北京晚报)
(作者:吴楠)
(编辑:乐先文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版权声明(点击进入)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湘江手机报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娱乐快报》、《品周报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杂志、《晚报文萃》
 

星辰民声站 更多
投 诉 咨 询 表 扬 建 议